EN
EN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金融时报》支持创新创业 私募股权行业在规范中发展壮大
2020-12-01 13:20:45
 
《金融时报》支持创新创业 私募股权行业在规范中发展壮大

20年前,中国私募股权市场在摸索中前进,并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逐渐壮大。数据显示,从1999年至2020年这20年来,VC/PE机构的数量增长了150倍,从业人员增长了110倍,管理资金规模增长了453倍。

“十三五”期间,我国私募股权行业发展提速。在私募股权投资的助力下,高科技初创企业萌发新芽、茁壮成长,成为我国经济转型发展中不可缺少的中坚力量。同时,注册制的落地,激发了私募股权行业的投资热情。5年间,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捕捉投资机会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既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重要参与者。

“十三五”期间创投行业发展迅猛

经过20年的发展,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数量和规模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01年,VC/PE的投资案例216起,规模36亿元;2019年,VC/PE的投资案例是8234起,规模为7631亿元。年度投资数量增长了38倍,年度投资额增长了212倍。

不过,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真正驶入快车道还是在2014年之后。2014年,A股IPO开放,VC/PE机构上市退出通道打开,多家机构通过IPO退出。同年,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引入股权投资基金参与国有企业改制上市、重组整合、国际并购。这极大地激发了私募股权基金的热情,诸多股权投资机构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以对接国资国企改革的机会。

盛世投资即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受益者之一。盛世投资董事长姜明明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这5年间,盛世投资搭建国有资本与非公资本融合的桥梁,通过基金方式推动国有资本优化投向,向重点行业、关键领域和优势企业集中,帮助国有企业和地方平台公司做强做优做大,实现“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型。

2015年,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全国掀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人民币基金进入第二轮发展热潮,大批民营VC/PE机构、国资机构、金融机构、战略投资者等纷纷入场,行业规模快速扩张。2016年,我国私募股权市场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私募股权市场,2017年新募资规模1.79万亿元,达到行业顶峰。

此外,政府引导基金异军突起给私募股权行业带来了源头活水。据姜明明介绍,作为有中国特色的投资主体,政府引导基金的迅猛发展丰富了国内长期资本的来源,体现了我国公有制经济主体主力军的特点。同时,也显示了我国基于幅员广阔的地区差异,需要灵活的股权投资工具来满足招商等地方特色需求。

不过,2018年发布的资管新规推动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进入关键的调整期和转型期。自2018年起,私募股权投资行业逐步进入募投“寒冬”后,不少中小型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出现募资难题,投资业务难以为继,这也导致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进入大浪淘沙阶段,资金向头部机构转移,尾部机构加速淘汰。

注册制下科技创新与资本良性循环

“十三五”期间,伴随着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壮大,创业创新也发展得如火如荼。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三五”以来,私募股权投资发展非常迅速。当前,我国已经成立了大量的产业基金、股权投资基金、创业基金,投资的主要方向就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为那些无法从银行贷款但是有发展前景的小微企业提供了很大支持。

数据显示,科创板上市企业中,80%以上的企业都获得过股权基金的投资,显示了创业投资与新兴产业、科技产业内生的契合度。姜明明表示,如果上一代大工业生产的发展主要依靠银行、保险等主流金融机构的间接融资,那么高风险、大体量、长周期、高科技的新兴产业,最适合以创业投资配合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进行支持。

科创板和创业板相继施行注册制给创投机构的退出打开了另外一扇门。创投机构退出顺畅加快了资金回流,从而形成创新和资本的良性循环,也加快了科技创新的步伐。业内人士表示,注册制的落地为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提供了一个退出的时机,这是在中国创新行业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去年以来,中国创投机构面临的另一个好机遇——S基金(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也在逐渐萌芽。今年年初,募资投资遇冷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创投机构退出愈发困难。为提升股权投资市场流动性,解决退出难题,不少创投机构开始了加快了对S基金的探索步伐。今年2月,君联资本和昆仲资本相继宣布已完成续期基金的交易;9月,IDG资本完成6亿美元重组交易,创造了中国S基金的交易记录。有不少人认为,2020迎来了中国S基金的真正元年。

但实际上,目前,国内开始探索S基金的机构还是少数。“整个市场呈现规模小、机会散、估值体系不完善、人才匮乏等状态。”深创投S基金投资部总经理吕豫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国内S基金还处于起步阶段,一些机构是“机会主义者”,而非“长期玩家”,缺乏对远期价值的精准判断。

不过,中国的S基金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Preqin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近20年里,全球S基金累计募集数量约436只,募集金额约3900亿美元。而2019年12月8日母基金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S基金全景报告》显示,中国S基金全名单机构共17家,包括已投和未投的中国S基金到账规模共计仅310亿元。

优胜劣汰加速行业在规范中发展

今年7月31日,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经多部门审慎研究决定,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年底。这意味着,创投行业整体募资困难将继续推动行业加快优胜劣汰的步伐,引导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规范发展。

不过,今年以来,监管层多次提出要大力发展私募股权市场,为我国高科技企业提供高效的创新资本。此外,今年11月,银保监会宣布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限制,将为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带来源头活水。

那么,在下一个5年,私募股权行业将如何发展?

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作为全球私募股权的发源地和S基金(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最大市场,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的快速发展以及2000年以来的转型,其发展和转型经验对我国有较强的借鉴意义。从募资端来看,现阶段政策性资金占比较高,未来需要向市场化长线LP转型;从投资端来看,头部大型机构资产配置将趋于多元化,小型机构更趋细分领域的专业化,并购投资迎来发展契机;从投管端来看,加强投后的体系化管理和主动性的赋能是发展重点;从退出端来看,需要从被动等待IPO向主动挖掘机会转型,加强项目分层管理机制。

“将来创业投资的机构格局中,少量有核心能力的、大型的综合性投资的头部机构将继续存在持续发展;同时,更大量的擅长在某一个领域进行投资的小而美的创投机构将会蓬勃发展。”前海股权投资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靳海涛认为,这两种类型的投资机构交相辉映,互相补充,会使私募股权行业更健康,投资成果更好。

此外,目前,由于缺少稳定的股权交易市场、长期资金供给和成熟的退出机制,出于对外部环境剧烈变化的担忧,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往往会尽量缩短投资周期,尽快变现退出,导致投资行为的短期化。

对此,姜明明建议,应切实将创业投资摆在国家战略高度。创业投资应成为补足国家创新短板的重要手段,成为高效对接项目、发挥市场选择能力、提高长期资本配置效率的核心工具。建议完善创业投资评价体系和标准,切实鼓励金融机构、国有企业等进行长期资本配置,从更长的周期来多元化、精细化考核长期资本投资的作用。

另外,姜明明还建议,政府引导基金坚持真正的市场化、专业化运作原则,遴选资源聚合及投资能力与基金目标契合的管理机构,实现财政资金与社会资源的高效匹配。投资是复杂的社会经济活动,让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以真正的资产管理本质为底色,兼顾公平和区域发展诉求,从更长周期实现政府引导基金良性循环。

 

来源:金融时报

https://h5.newaircloud.com/detailArticle/14578863_28241_jrsb.html